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  

热点新闻

国家能源局:推进能源立法!管网无歧视...
四大利好 助推2019天然气行业高速发展
我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
EIA:美国将加大石油、天然气和可再生能...
中亚黄皮书:中亚国家对华天然气供应大...
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突破45%
中国造最大LNG船交付,体积堪比中型航...
中国最后一个省会城市走进燃气时代
改变我国天然气行业的10件大事
2019年天然气供需将继续保持紧平衡

推荐新闻

【博燃统计】2019年1月全国...
湖北省天然气短途管道运...
南非发现大型海上油气田
未来国际经济格局十大变...
LNG:气温回升 LNG价格断崖式下跌
2019年全球天然气市场不确定性加剧
默克尔:德国将继续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
中国石油将新建23座储气库,形成6个区...
2019中国能源行业十大发展趋势展望
是什么卡住了沼气产业脖子
首页 > 燃气资讯 > 国内动态 > 正文
是什么卡住了沼气产业脖子
2019-01-15 [阅读:105次]

2017年中国天然气全年消费量2300多亿方,其中进口气近1000亿方,而当前全国沼气生产潜力就达1000-1500亿方,基本可以抵消当年天然气进口量。”近日,在第十一届中国能源环境高峰论坛上,农业农村部农业生态与资源环保总站首席专家李景明如是说。

沼气是指利用包括畜禽粪污、农作物秸秆等在内的农业废弃物,经过厌氧反应生成的甲烷含量在55%-60%的气体,经提纯后甲烷含量可高达95%以上,既能满足农村地区气、热、电等清洁用能需求,又能用于工业发电、车用燃气等领域,是消纳农业废弃物并填补清洁能源空缺的有效措施。此外,腐熟有机肥作为沼气副产品,还可重新用于农业生产。但当前我国沼气发展并未成规模,超过一半的农业废弃物未被有效消纳。是什么因素阻碍我国沼气的发展,未来将如何推动沼气发挥更大作用?

超一半资源未被利用

早在2002年,沼气就由于在农村生活、农业生产、扶贫攻坚等方面的特殊贡献,作为农业“六小工程”被纳入中央特殊国债项目,以缓解最初农村能源匮乏的状况。自2003年以来,政府每年投入数十亿资金用于发展沼气项目,截至2017年,已累计投入专项资金超420亿。

在政府资金的支持下,沼气工程从一家一户逐步发展为中小沼气工程服务体系,沼气原料来源和应用领域呈现更加多样化的发展趋势,沼气生产潜力也越来越大。

2015年,农业部和国家发改委共同组织实施农村沼气升级试点项目,要求工程规模达到日产1万方甲烷含量大于95%的沼气的能力,且沼气可注入城镇天然气管网或用于汽车燃料替代。

据记者了解,当前我国沼气并未实现规模化发展,多为中小型工程,且多数仍仅用于农村地区。据农业农村部统计,截至目前,全国各类沼气工程约11万处,其中中小型超10万处,大型不足1万处。农村户用沼气池约4000万户,但市场需求和使用率已经连续多年下降。

相应地,我国农业废弃物利用率也不高。据农业农村部2017年发布的《全国农村沼气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》显示,全国每年产生农作物秸秆10.4 亿吨,可收集资源量约 9 亿吨,尚有1.8亿吨的秸秆未得到有效利用,多数被田间就地焚烧;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每年产生畜禽粪污 20.5 亿吨,未利用资源量超一半。

经济性是主要问题

“沼气工程涉及的产业链长,从上游原料的收、储、运,到下游终端市场培育,这中间都存在一些问题。”李景明告诉记者。

据了解,对上游来说,由于市场不成熟,原料的价格不可控。“当市场需求量大时,原料价格涨得越高。”李景明告诉记者,“但当市场需求小时,多余的农作物秸秆和畜禽粪便对养殖企业是没有用的,还会产生环保负担。沼气工程企业本是替上游处理废弃物,具有社会环保效益,但这部分成本却被转嫁到企业,产生较大成本压力。”

目前,原料的收、储、运问题对整个沼气工程运营成本的影响占比超过50%

对下游市场端而言,当前沼气产品主要有四种消纳途径:直接用于工业发电、农村地区的沼气工程通过区域管网送至用户、靠近城市的工程接入城市燃气管网、压缩成CNG用撬装车送至CNG加气站。但沼气在市场中的消纳并不顺畅。

“天然气的终端市场多具垄断性质,虽然提纯后的沼气在性质上和天然气并无差异,但燃气公司一般不愿意接收,有的即便接收,也会把价格压得很低,沼气生产企业几乎没有谈判的余地。”李景明说。

另外,由于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较为薄弱,因此区域性管网也通常是由沼气企业负责建设,这进一步抬升了成本。

在此背景下,沼气工程的产品消纳得不到保证,又无法获得可期收益,许多已经闲置,也没有新的企业愿意进入行业。

政策激励机制待完善

从国际上看,生物天然气产业的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国家政策,凡是生物天然气产业发展较快的国家,都有较为完善的激励政策。

据悉,德国颁布《可再生能源法》对生物天然气予以产品补贴,为了鼓励车用生物天然气,德国还在税费方面给予优惠,使生物天然气的售价远低于汽油和柴油;瑞典也是利用沼气作为汽车燃料最普遍的国家。

反观我国,虽然当前政府对沼气工程建设予以相应的财政补贴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建设成本,但后续运行过程中对终端产品的价格补贴力度不够或无补贴。有业内人士称,我国曾出台关于农业废弃物发电上网的相关补贴政策,但在落实时却常常被告知只针对秸秆发电,不包含沼气发电。财政部曾于2008年出台了《秸秆能源化利用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》,然而执行不到三年便停止了。

对于如何纾解当前沼气工程面临的困境,李景明指出当务之急是要做好顶层设计,完善政策激励机制,依靠政策发力做好上下游市场的培育,打通沼气全产业链。

“到目前为止,沼气还处于九龙治水的状态。”李景明说,“之前一直由农业部门承担,现在由于沼气功能扩大到城市、工业、商业、交通领域,其他部门也开始介入。但不同部门的管理思路和方式迥异,对待农业废弃物的立足点也有很大差异。”

李景明建议,各部门应相互协调,统一布局。对上游,应创新原料收集保障模式,确保原料来源及价格的稳定;对下游,应构建沼气多元化消费体系,强化与常规天然气衔接并网,尽快推动沼气的市场化,比如可以考虑对天然气企业实行配额制度。

 

国际能源网       博燃网       中国燃气安全网       北京市燃气协会       浙江省建设信息港       杭州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液市      
中国城市燃气协会       江苏燃气网       沪燃网       中国能源网       中国政府网       国家能源局       国家发改委      
浙ICP备15015733号 版权所有· 浙江燃气网
地址:杭州市天目山路30号(燃气大厦)电话:0571-87240096 传真:0571-87043869 邮编310017